巔峰廢少全文閱讀大結局全文在線閱讀

                時間:2020-01-290舉報小編:zhuql

                  未來為人人供應《巔峰興長》齊文不要錢瀏覽,文外的故事出色感人,做者文筆極佳,真力推選。一旁出甚么存正在感的姚靜的爸爸姚修怯站沒去挨方場。

                  巔峰廢少全文閱讀精彩試讀

                  “對,我剛花了十個億,買下了林氏集團的所有股份?!绷种f道,他的嘴角微微帶著戲謔的笑容。

                  “好大的手筆!”姚天龍忍不住驚嘆道。

                  十個億不可怕,可怕的是十個億的現金,現在哪怕是那些市值百億的公司,有誰能夠拿的出十個億的現金的?

                  “現在,我想問問你,你剛才對我媳婦說了什么?”林知命盯著姚天龍問道。

                  “林知命,你什么語氣,那是姚靜的爺爺,也是你的爺爺!你眼里還有沒有尊長了?”姚靜的母親周艷秋厲聲呵斥道。

                  “尊長?就你們這樣的有臉稱呼自己為尊長?公司發展遇到問題,不去尋找自身的原因,反而讓家族的女人出賣自己的肉體,這是你們這些尊長干的事情?如果這樣算的上尊長,那我的眼里,還真沒有你們這樣的尊長!”林知命面目狂傲的說道。

                  他這樣的表現,讓所有人再一次震驚,要知道,之前的林知命一直是以軟弱無能的面目示人的,怎么現在就跟吃了槍藥一樣,誰都敢懟?

                  “林知命,你放肆,我可是你媽!”周艷秋指著林知命,氣的渾身發抖。

                  “你是我媽?你要是我媽,你會勸我媳婦跟我離婚?我林知命從小到大,就一個媽,你周艷秋特么沒資格當我媽!”林知命傲然道。

                  “知命,你火氣別這么大,大家也都消消火。都是一家人?!币慌詻]什么存在感的姚靜的爸爸姚建勇站出來打圓場。

                  “我沒你們這樣的家人,今天還真不怕撕破臉了,我告訴你們,什么***天驕集團的執行總裁,我媳婦不當了了,林氏集團跟天驕集團的所有合作也全部終止!媳婦兒,走!”林知命說著,一把抓住姚靜的手往外走去。

                  一向作風強硬的姚靜,眼下竟然什么反應都沒有,就這么被林知命給抓著手走出了辦公室。

                  辦公室內,所有人都傻眼了。

                  “我這是造的什么孽啊,竟然找了這樣的一個女婿!”周艷秋氣的自拍桌子。

                  “老婆別生氣,消消火,年輕人有點脾氣也是正常的?!币ㄓ略谝慌园参康?。

                  “爺爺,這林知命太不把咱們放眼里了,還有姚靜,林知命都那么罵我們了,她竟然都不阻止林知命,這明顯是胳膊肘往外拐啊,爺爺!”姚山川激動的說道。

                  “林知命,還真把自己當一號人物了?這家伙從出生到現在,二十多年,一直是個軟蛋,我真不信他做的出蟄伏幾十年一朝崛起的事情,別說是他了,正常人誰也不可能做到,鐵定是有什么林家的仇人扶持了他,他才有那錢拿下林氏集團,我想,他很快就會失去利用價值,被人拋棄,到時候再看他能狂成什么樣!山川,傳我命令,免去姚靜執行總裁的職位,開除出天驕集團,即刻起由你擔任公司執行總裁!”姚天龍冷冷的說道。

                  “是,爺爺,我一定會帶領公司走向更好的明天的!”姚山川激動的說道,他等了多年,總算是等到這個機會了,此時的他心里無比感激林知命,要沒有林知命突然的發瘋,哪里有他這突然的當上執行總裁???

                  “爸,您別啊,靜靜那里我會再去說的,希望您能再給她一個機會,她一定是被林知命那小子給脅迫了,一定是!”周艷秋看到自己女兒執行總裁的職位要沒,激動的叫道。

                  “什么時候姚靜跟林知命跪在我面前跟我道歉,我什么時候再考慮重新讓她回公司?!币μ忑埨淅涞恼f道。

                  “那個混蛋林知命,我一定不會原諒他的!”周艷秋咬著牙,憤恨的跺了跺腳。

                  就在這時,一個公司職員推開門走了進來。

                  “董事長,剛剛林氏集團那邊傳來消息,他們終止了跟我們的所有合作?!甭殕T說道。

                  “終止就終止吧,林氏集團現在風雨飄搖,隨時可能破產,跟我們合作,至少還能有點收入,現在他們自尋死路,那我們也不用管他們了,現在我們的重點合作對象是李家,明白么?”姚天龍問道。

                  “明白!”姚山川笑瞇瞇的點了點頭,說道,“我一定會搞好跟李家的關系的!”

                  另外一邊。

                  林知命拉著姚靜的手,穿過工作區,坐上了電梯。

                  電梯里,姚靜淡淡的說道,“開心了么?”

                  “嗯,爽,特別的爽!”林知命點了點頭。

                  “后果呢?考慮了么?”姚靜又問道。

                  “我摸自己媳婦的手,還要考慮什么后果?”林知命問道。

                  “嗯?”姚靜微微愣了一下,隨后想明白,敢情林知命說的特別爽,是指的摸自己手的事情。

                  “你什么時候變得油嘴滑舌了?”姚靜皺了皺眉,將手從林知命的手中抽了出來。

                  “我只是想緩和一下氣氛?!绷种鼘擂蔚男α诵?。

                  “一個人成熟與否,在于他能否控制自己的情緒?!币o說道。

                  “曉得了…對了,你剛才,怎么沒攔著我?”林知命好奇的問道,以姚靜冷靜的性格來說,自己爆發的時候,她是一定會攔著自己的。

                  “我的丈夫為我出頭,我為什么要攔著?”姚靜反問道。

                  “那你還說我沒考慮后果…你不也沒考慮么?”林知命問道。

                  “我其實,早就不想做了?!币o看著前面電梯上不斷下降的樓層,平靜的說道,“你的出現,剛好給了我機會?!?/p>

                  林知命愣了一下,隨后露出一個苦笑。

                  他剛才的爆發一半是真想為姚靜出頭,還有一半,為的就是惡化他跟姚家人的關系,讓兩者的關系不可協調,這樣在姚家人的壓力之下,姚靜不想跟自己離婚那也得離。

                  結果哪里能想到,這反而遂了姚靜的心意。

                  他自詡看透了世人,但是卻看不透姚靜。這個根本不愛他的女人,為什么卻愿意硬抗那么多人的壓力與冷嘲熱諷,也要跟她在一起?

                  “我去你的公司上班吧?!币o忽然說道。

                  “嗯?”林知命愣了一下,又一次搞不清楚姚靜的想法。

                  “我不會讓你只是做個傀儡的?!币o平靜的說道。

                  傀儡?

                  林知命錯愕的看著姚靜,隨即明白過來,姚靜怕是以為,自己能花的起錢買下林氏集團肯定是背后有人,而自己不過是背后那個人的一個傀儡而已。

                  按照正常邏輯來說,這么想是沒錯的,因為一個當了二十多年軟蛋的人,是不可能拿的出十個億的。

                  “這件事情,再說吧?!绷种f道,他的目的還是跟姚靜離婚,所以,他不是很想姚靜去他的公司上班。

                  林知命這話聽在姚靜嘴里,那就更坐實了他傀儡的身份,因為如果林知命真的是公司的董事長,那安排她去上班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至于要再說么?

                  叮咚一聲,電梯門開了。

                  “我去買菜?!币o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

                  林知命遲疑了片刻,走向了自己的車。

                  兩人一人一輛車,先后離開了停車場。

                  “少爺,那個女人,去了郊區看守所?!倍ǖ穆曇魪牧种氖謾C內傳來。

                  “那個女人背后的人,有什么動作沒有?”林知命一邊開車,一邊拿著手機問道。

                  “暫時還沒有?!倍ㄕf道。

                  “我知道了,盯緊他們?!绷种f道。

                  “是!”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

                  海峽市看守所內。

                  沈紅月與林知行相對而坐。

                  林知行跟林知命長得有些像,不過比林知命要高大的多。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林知命的背后肯定有人,而這個人,很大可能就是把你弄進來的那個人,兒子你放心吧,媽媽一定不會讓傷害你的人逍遙法外的!”沈紅月抓著林知行的手,咬牙切齒的說道。

                  “林知命這個混蛋,當初就該弄死他!”林知行眼中帶著殺意說道。

                  “沒事,兒子,林知命跟他背后的人買的不過就是一個即將破產的林氏集團,等過幾天處罰決定下來了,林氏集團可能連一個億都值不了,到時候我倒是想看看,那林知命還狂不狂的起來!軟蛋,永遠都是軟蛋!兒子你才是我們林家最優秀的人!”沈紅月說道。

                  “那我什么時候能出去?”林知行問道。

                  “等著吧,你外公已經幫你在上層活動了,很快,你就可以出去了!”沈紅月說道。

                  “我出去那天,就是林知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那天!”林知行目露寒光的說道,這一次,他不會再讓他的弟弟像上次一樣僥幸活下去。

                  林家老宅。

                  這幢位于市老城區的七層樓,曾經是林家在整個海峽市身份地位的象征。

                  這幢樓建于四十幾年前,是林知命爺爺發家之后建的,現在依舊有不少林家人住在這里,不過,因為地處老城區的關系,林家核心的成員都已經搬去了市中心各自的豪宅,住在這里的,都是一些林家的邊緣人跟老人。

                  林知命將自己的現代伊蘭特開進了院子里。

                  院子內,幾個正在聊天打屁的林家人看到林知命來,彼此的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