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知命姚靜免費閱讀完整章免費在線閱讀

                時間:2020-01-290舉報小編:zhuql

                  那面給人人帶去林知命姚靜不要錢瀏覽完全章,未來供應《巔峰興長》小說瀏覽,文章出色續倫,動人心魄,一同去看看吧。耀金資源的嫩板?

                  聽到那話,世人再一次受圈。

                  林知命姚靜免費閱讀完整章精彩試讀

                  王海的話,如同平地驚雷一般,將那些因為成功套現股份而歡欣鼓舞的人給炸懵了。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王海,再看著林知命。

                  這耀金資本的總經理,怎么會叫林知命老板?

                  “這,這是怎么回事?!”沈紅月驚駭的看著王海說道,“王總,您,您認錯人了吧?”

                  “我們耀金資本的老板,我怎么可能會認錯?”王海笑著說道。

                  耀金資本的老板?

                  聽到這話,眾人再一次蒙圈。

                  那個軟弱無能的林知命,怎么搖身一變,變成了耀金資本的老板了?

                  林知命嘴角帶著微微的笑意,拿著那些收購合同徑直走到了董事長的位置,而后坐了下來。

                  這是林知命這輩子第一次坐這個位置。

                  看著會議室里茫然無措的眾人,林知命擺了擺手,說道,“你們都可以滾了,林氏集團,現在是我的了?!?/p>

                  那些往日里根本不把林知命放在眼里的林氏集團高管們,此時總算是回過味來了。

                  這耀金資本,竟然是林知命的!而林知命竟然利用耀金資本收購了林氏集團!

                  這還是那個懦弱無能的林知命么?他憑什么成為了耀金資本的老板?要知道,耀金資本剛剛可是直接拿出了十個億的現金收購了林氏集團!

                  就算林氏集團巔峰時期,賬面上也絕對不可能有超過十個億的現金!

                  林知命哪里來的錢?

                  這一連串的問題,讓所有人都疑惑到了極點。

                  “林知命,你怎么可能是耀金資本的老板,不可能的!你個孽種,你哪里來的錢?!”沈紅月指著林知命,激動的叫道。

                  “孽種?”林知命冷笑一聲,說道,“王海,把她從我的公司里扔出去?!?/p>

                  “是!”王海點了點頭,指揮幾個手下直接將沈紅月架住,往會議室外走。

                  “林知命,你不能這樣,我是你大媽,我是你爸的正房,你怎么敢…??!”

                  沈紅月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后變成了慘叫聲,想來應該是真的被人給扔出了出去。

                  會議室里鴉雀無聲,那些林氏集團的高管,還有林家的宗親,此時全部呆立在原地。

                  “你們是要被扔出去呢,還是自己走出去?”林知命環顧一眼在場的人,問道。

                  眾人面面相覷了一下,隨后紛紛離去。

                  此時的他們心里有太多的疑惑跟不解,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林知命,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林知命了。

                  “恭喜老板,蟄伏這么久,一舉拿下整個林氏集團?!蓖鹾Pχf道。

                  “一個林氏集團,價值不如老板身家的十分之一,要不是老板不希望林氏集團破產,這個集團連收購的價值都沒有?!倍ㄕ驹谝慌哉f道。

                  “不管怎么樣,林氏集團是我爸的心血,不能就這樣毀在沈紅月的手上,而這,只是反擊的一小步,好戲還在后頭,如果讓這些人發現,他們以十個億賣掉的林氏集團,馬上就要價值幾十個億,不知道他們會是什么表情?!绷种χf道。

                  “他們一定會后悔死,最好的復仇不是肉體上的毀滅,而是精神上的折磨,哈哈哈!”王海大笑道。

                  林知命笑了笑,剛想說話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林知命看了一眼,發現是一個陌生電話,不過卻是本地的。

                  林知命接起了電話。

                  “林知命,我是姚靜的閨蜜宋思晴,你要是個男人的話,你就馬上來天驕公司,姚靜被人欺負了!就在公司會議室里!”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激動的女人的叫聲,而后不等林知命回話,對方就把電話掛斷了。

                  林知命收起了手機,起身往外走去。

                  “老板,去哪?”王海問道。

                  “天驕公司?!?/p>

                  與此同時,天驕公司內。

                  宋思晴掛了電話,嘴角微微***,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她謊稱姚靜被欺負,如果林知命沒來,那她就把這件事情告訴姚靜,姚靜肯定會很傷心,到時候就會跟林知命離婚。

                  如果林知命來了,那就更好了,姚家那些勢利眼可都在會議室里,以林家現在的境地,林知命來了,絕對會被羞辱一番。

                  姚靜身為公司執行總裁,老公被人在公司當眾羞辱,除非她不想干了,不然不管怎么樣,這婚,她都必離!

                  “靜靜,我這也是為你好,你別怪我!”宋思晴暗暗嘀咕了一聲。

                  十分鐘后。

                  林知命的那輛現代伊蘭特停在了天驕公司停車場內。

                  林知命從車上下來,拿著手機走向電梯。

                  手機內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姚靜目前正在參加公司會議,參會人員多是姚家人,并未發現有人欺負她,打您電話的宋思晴,今天早上曾經嘗試勸說姚靜跟您離婚?!?/p>

                  “我明白了?!绷种f著,掛斷了電話,然后走入電梯。

                  電梯很快來到了辦公樓層。

                  林知命從電梯內走出來,徑直走向了辦公室的方向。

                  “還真來了!”宋思晴看到林知命出現,有些驚訝,按照她的推斷,林知命這個懦夫,很大概率是不會出現的。

                  不過,出現了也好!

                  宋思晴站起身,走向林知命。

                  此時整個公司內有不少人都在關注著林知命。

                  林知命雖然沒來過公司,但是許多人是知道他的,畢竟,他們總裁那么強勢的一個人,找了那么懦弱的一個人當老公,這件事情作為八卦在公司里傳了許多年了。

                  “林知命,趕緊的吧,他們在辦公室里!”宋思晴來到林知命面前,激動的說道。

                  宋思晴是姚靜的閨蜜,林知命自然認識她。

                  “嗯!”林知命點了點頭,加速走向會議室。

                  “林知命,別怪我,要怪就怪你配不上靜靜!”宋思晴看著林知命的?背景低聲說道。

                  林知命來到了會議室門口。

                  他知道一會兒打開門以后他所能遇到的無非就是姚家人對他的鄙視嘲諷,宋思晴謊稱姚靜被欺負讓他過來,估計也是為了讓他被姚家人羞辱。

                  自己的老公在公司里被人羞辱,就算是姚靜,應該也會受不了吧?

                  到那時候,或許姚靜就會答應離婚了!

                  林知命伸出手,抓在了門把手上。

                  剛打算推開門,卻聽到門內傳來了姚靜的聲音。

                  “要我跟林知命離婚,不可能!”

                  這聲音很堅定,很有力,穿透了門板,直接***林知命的耳朵,而后往心坎而去。

                  林知命的手停住,沒有繼續推門。

                  “靜靜,現在的林家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我們這也是為了你的幸福著想!跟林知命離婚,你還可以再找,反正也還年輕?!币粋€女人的聲音傳出,這聲音林知命知道,是他的丈母娘周艷秋的聲音。

                  “媽,你不用說了,我不會離婚!”姚靜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堅定。

                  “姚靜,李家的少爺已經明確表示不會計較你結過婚的過往,我們公司現在的發展到了瓶頸,如果有李家的幫忙,那公司將輕易的突破現有的平靜,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林家已經不行了,如果你還是林家的兒媳婦,有可能我們姚家也會被牽連,所以,你還是離婚的好,只要你離婚,你就依舊做公司的執行總裁,不離婚,那你就去當個文員吧?!币粋€冷漠的聲音傳來,這是姚靜的爺爺姚天龍的聲音。

                  “當年公司遇到瓶頸,要我嫁給林家的是你們,現在公司又遇到瓶頸,你們還是要把我往外送,難道咱們姚家做生意,就只能靠出賣姚家女人的身體?既然四年前你們決定把我嫁給林家,那我這輩子就都是林家的人,一輩子都是。不讓我當執行總裁,那我就不當,要我離婚,不可能!”姚靜說道。

                  “姚靜,你太不識大體了!”

                  “就是就是,你怎么跟你爺爺說話的!”

                  “姚靜,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林家已經不行了,你以為你還是林家二少夫人呢?”

                  各種各樣叫罵鄙視的聲音從會議室后傳來。

                  林知命不再有遲疑,抓住門把手***一拉。

                  辦公室的門被拉開,而后林知命走了***。

                  會議室內,滿滿都是姚家人。

                  當林知命走入會議室的時候,許多姚家人正面對著姚靜頤氣指使,聽到門口的動靜,許多人都看了過來。

                  “喲呵,這不是林家二少爺么?姚靜他老公么?”姚靜的堂哥姚山川面色戲謔的看著林知命說道。

                  姚靜看到林知命,微微皺眉,起身走到林知命面前,低聲說道,“你怎么來了?”

                  “我媳婦被人欺負了,我當然要過來?!绷种f道。

                  聽到這話,姚靜愣了一下,林知命這說話的狀態,跟平時的他一點都不像。

                  “別胡鬧,趕緊回家?!币o催促道。

                  “來了別著急走啊,林知命,看你這架勢,是來找我們興師問罪的呢?怎么著,你一個即將破產的林家的二少爺,也敢來我們姚家耀武揚威么?”姚山川面色鄙夷的說道。

                  “耀武揚威說不上,就是看不慣有人欺負我媳婦,剛才在門口也聽到了點東西,既然你們覺得我林家沒有什么價值了,那從現在開始,林家與姚家的所有合作,全部暫停?!绷种鏌o表情的說道。

                  周圍的姚家人聽到這話,仿佛聽到什么天大的笑話一般,所有人都大笑了起來。

                  “林知命,你怕不是瘋了吧?林家現在瀕臨破產,我們巴不得跟林家中斷合作呢,而且,就憑你一個老二,有什么資格做林家的主?”姚山川狂妄的大笑道。

                  “知命,別說了?!币o拉住了林知命的手,她知道林知命是為她出頭,但是林知命說的這些話,在她看來實在太幼稚了。

                  林知命冷笑一聲,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從現在開始,馬上暫停與姚家的一切合作?!绷种f道。

                  “喲呵,戲倒是演的有模有樣的,這是找了演員吧?”姚山川繼續笑道。

                  就在這時,坐在上首位置一直沉默不語的姚天龍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姚天龍接起了電話,會議室里所有人都閉上了嘴。

                  姚山川戲謔的看著林知命,等他爺爺打完電話,他就會繼續嘲諷林知命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你說什么?真的?”姚天龍驚駭的叫道。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著姚天龍,不知道他聽到了什么事情那么震驚。

                  許久之后,姚天龍放下電話,臉色凝重的看著林知命說道,“你…剛花了十個億,買下了林氏集團的所有股份?”

                  這一句話,讓會議室里的眾人集體蒙圈。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安徽快三